首页 热点 推荐 社会 娱乐 科技 教育 体育 经济 更多»
快讯 段子 趣图 美图
我要推荐文章 登录
ttpm365.com

段永平专访:OPPO/vivo为何能在中国快速崛起?

来源:雪球   2017-03-21 15:37:41   作者:楊永清       本文由网友 楊永清 提交并推荐转载       190 人阅读

2017-03-20 芯智讯


2016年可以说是中国手机厂商强势崛起的一年,这一年在国内手机市场,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占达到了88.9%的新高,而也使得苹果、三星等品牌排名大幅下滑。有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市场出货第一的手机品牌是OPPO。与此同时,在全球市场前五强当中,更是有三家中国手机品牌厂商入围,其中OPPO、vivo便是首次入围,其2016年的增长更是惊人,同比暴增132.9%和103.2%。那么为何OPPO、vivo能够在2016年迅速崛起呢?

彭博社日前对Oppo和Vivo两个智能手机品牌背后的亿万富豪创始人段永平进行了专访。虽然OPPO和vivo的迅猛攻势让苹果在中国的市场地位首次下滑,但这并不意味着段永平不欣赏苹果,而且他早就投资了苹果。

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有增加和补充一部分相关内容):

段永平相信,他几年前第一次见到蒂姆·库克(Tim Cook)时,对方并不知道他是谁,也并不知道应该聊些什么。但现在这位苹果CEO现在应该知道了。



这位低调富豪是OPPO和vivo的创始人,这两大智能手机品牌去年与身为全球头号企业的苹果在中国市场展开了一场厮杀。虽然曾经被人称作廉价的山寨iPhone,但OPPO和vivo却在2016超过了苹果,将其挤出中国市场的前三位——这也是iPhone在中国的出货量首次下滑。

段永平在10年来首次正式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之所以进入手机市场,并能够取得这一成绩,原因在于这家美国智能手机巨头并未适应中国的本土竞争方式。OPPO和vivo推出了物美价廉的商品,虽然相对苹果来说售价较低,但却拥有出色设计,配备了高端功能。苹果之所以不愿这样做,是因为唯恐危及其在其它市场的获胜法宝。

“苹果无法在中国市场击败我们,因为即便是如此成功的企业也有自己的缺陷。”这位OPPO、vivo手机幕后的大佬说道,“他们有的时候可能太过顽固。他们做了很多伟大的事情,例如优秀的操作系统,但我们却在其他领域胜过他们。”

但这并不表示段永平不欣赏苹果的全球影响力。事实上,这位亿万富豪非常仰慕这家美国巨头:他早就对苹果展开投资,而且毫不掩饰对苹果公司CEO库克的欣赏。

“我见过库克几次,他可能不认识我,但我们聊过几句。”段永平说,“我很喜欢他。”

苹果方面并未证实段永平与库克有过会面。但自从2013年以来,段永平经常通过互联网谈论苹果的产品、股价和运营状况,当时的苹果市值还只有目前的一半。他需要“一个大口袋”才能装下随身携带的4台设备,包括一台经常使用的iPhone。段永平不肯透露他买入苹果的具体时机,只是表示,他在海外的个人财富有很多跟这家iPhone制造商紧密联系。他甚至住在帕洛奥尔托,开车到苹果新建成的飞船总部很近。

“苹果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它的模式值得我们效仿。”段永平说,“我们并没有想要超过任何人,而是集中精力提升自我。”

段永平是江西南昌人。1977年,年仅16岁的他考入浙江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随后,他又攻读了中国人民大学的经济系研究生,计量经济学硕士。

1989年,正值改革开放。段永平意识到,只有站在潮头最前沿的人才能有所作为。因此,毕业后的他选择了一条很多人难以理解的轨道——跑到广东中山市怡华集团属下一家只有十几个人亏损200万元的小厂当厂长。

在别人还在琢磨什么东西好卖就组装什么时,段永平已决心要做品牌,并推出了小霸王学习机和游戏机。

段永平推出的第一款产品是拥有双墨盒插槽的“小霸王”游戏机,与任天堂经典的“红白机”FC游戏机共同争夺市场。因为缺少本土竞争对手,售价在人民币100元至人民币400元的小霸王很快在市场中热销。段永平甚至还请来功夫影星成龙为这款设备代言。到1994年的时候,小霸王的营收已经超过人民币10亿元。而这时段永平才来到小霸王厂里5年时间。

同年,段永平向集团公司提出对小霸王进行股份制改造,方案却没被通过。这也使段永平意识到,他能力再大,也只是怡华集团的一个“打工皇帝”。

1995年,在小霸王最巅峰的时候,段永平选择了离开。才34岁的他,随即便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步步高。凭着“无绳电话”,步步高杀入市场,并在此后两度成为央视“标王”,先后成为复读机、电话机、VCD、学习机的中国市场第一。在2000年前后,步步高旗下的子公司步步高通讯设备公司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功能手机制造商之一,与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公司展开直接对抗。

可以说苹果在2007年推出的第一代iPhone为Oppo和Vivo铺平了道路。虽然这两个姊妹品牌的创始人均为段永平,但它们由同为激烈的竞争对手,在印度、东南亚等市场展开激烈的角逐。市场调研公司IDC研究经理吉兰杰特·考尔(Kiranjeet Kaur)表示,Oppo和Vivo两个品牌的销售理念非常适合新兴市场。

“得到段永平的真传,这两家公司完全了解如何让用户最满意,”市场调研公司Canalys高级总监尼科尔·彭(Nicole Peng)表示。更重要的是,它们了解自己的千禧用户。“两家公司许多的经理都非常年轻,自毕业后一直就在两家公司工作。”

2001年,40岁的段永平决定前往加利福尼亚,专注于投资和慈善事业。随后,他买下思科董事会主席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曾住过的豪宅,并把家安在了那里。但智能手机的到来让这位企业家重新出山。

到了2005年之后,随着功能手机销量的下滑,步步高已处在破产的边缘。段永平回忆说,当时华为、酷派等公司向市场推出了售价在人民币1000元左右的智能手机,几乎把步步高逼向绝境。“我们曾经慎重讨论过用一种让员工不会受到伤害、供应商不会亏钱的平静方式关闭公司,”段永平说。

这些密集的头脑风暴会议催生了两家企业,继续体现段永平的巨大成功。2005年,段永平和门生陈明永决定创办一家新公司。这家名为Oppo的新公司最初销售音乐播放器,并从2011年增加了智能手机业务。2009年,步步高自己创办了Vivo,由段永平的另一位弟子沈炜负责。新成立的OPPO、vivo以及原来的步步高都按照人随事走、股权独立、互无从属的原则,成立为了三家独立的公司。

“制造手机不是我的命令,”段永平说。“但我认为我们能够在这个市场做得很好。”

在起初的一段时间内,为了能快速发展上道,三家公司共用了步步高的名头和步步高原来80%左右的生意渠道。但是Oppo和Vivo两个品牌并未在市场中获得太多的关注。

通过革命性的应用系统和华丽的界面,iPhone迷住了用户;黑莓则继续统治着企业市场。不过依赖着名人代言和中国市场庞大的分销网络,Oppo和Vivo发起了营销闪电战。它们塑造出吸引千禧用户群体的负担得起的形象,随后又为自己的设备配置了高端规格。从表面上看,Oppo和Vivo目前在充电速度、存储量和待机时间等方面都已优于iPhone。

这种策略取得了实效。IDC预计,Oppo和Vivo 2016年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超过1.47亿部,让华为的7660万部、苹果的4490万部和小米的4150万部相形见绌。去年第四季度,Oppo和Vivo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第一和第三位,第二位是华为。IDC分析师Tay Xiaohan表示,它们的营销策略在中国三、四线城市特别奏效,因为在这些市场,中端价位的智能手机仍是主流。

Oppo和Vivo同时还在本土智能手机市场外取得了一些发展。去年第四季度,Oppo和Vivo分别是全球第四和第五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在Oppo的出货量当中,有大约四分之一流向印度等市场。这家公司希望在苹果建立有意义的市场存在之前,抢先在此类市场获得发展。

“智能手机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我们预计未来至少10年至20年,不会有产品替代智能手机。不过我们也不清楚将会怎样,”段永平说。

另一方面,库克上周末在北京表示,苹果没有为市场份额设定特定目标。“中国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这不仅是在智能手机产业,在许多产业也是如此,”库克说。“这要归功于中国本土企业的精神,致力于做出更好的产品。”

尽管仍是Oppo和Vivo的大股东之一,但段永平一直在刻意保持与这两家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距离。段永平表示,他喜欢远离聚光灯,与妻子和孩子在加州享受生活。事实上,为避免让这两家公司“分心”,虽然段永平会出席它们的董事会会议,但主要通过互联网获取两家公司的相关信息。

段永平的对手们已不再那么通情达理。去年10月,小米联合创始人雷军(微博)就抨击了在农村地区建立密集零售店渠道追求快速销售的竞争对手。雷军当时表示,竞争对手使用“不对称的信息”欺骗买家回避小米,导致小米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龙头位置滑落下来。

“这些人的说法简直荒谬至极,”段永平未指名道姓的说。“当有人谈论信息不对称时,本质上就是他们认为消费者是白痴。”

段永平目前最明显的激情是股票投资,这也是他为何在2006年要花费62.01万美元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在博客文章中分享高尔夫与苹果秘籍的同时,段永平经常会引用巴菲特的话语。

段永平精明金融投资者的声誉,部分源自于对网易的投资。在网络泡沫破灭时,网易股价一度曾跌至0.13美元,且因为审计问题可能成为首家退市的中国概念股。段永平在2002年斥资仅200万美元,以0.16美元的均价买入大约5%的网易股票。2003年10月,网易股飙升到70美元,段永平持有的股票在一年多里涨了五十倍以上,这使得作为投资人的段永平一战成名。谈到网易的这笔投资,段永平说,“虽然无法预测网易做网游一定能挣多少钱,但是没有道理比我1995年做小霸王时还少。”

网易提交给美国证券委员会的报告显示,截至2009年第一季度末,段永平仍持有超过400万股网易股票。不过段永平表示,在网易股价达到40美元后,他抛售了大多数的网易持股。上周五,网易股价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报收于291.50美元。

段永平的另一项投资是贵州茅台。他说,他在2012年年底以人民币180元的价格买入贵州茅台的股票。如今,贵州茅台的股价已超过人民币370元。

段永平并不羞于谈论他的股票交易,尤其是苹果,尽管这家公司2016年的销售额出现了罕见的下滑。但是回顾他过去几十年间从第一代企业家到股票投资人的经历,他最引以为豪的经历还是在步步高。尽管他声称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但他承认担心这家公司的接班、以及企业文化能否会在另一代领导人手中得到生存。

虽然Oppo和Vivo目前发展的不错,但并不保证这两家企业在快速变革的智能手机产业一定能够取得成功。除去营销推广外,这两个品牌都已开始重点推广手机的功能。在不久前巴塞罗那举行的世界移动大会中,Oppo就展示了迄今为止最先进的摄像头技术。

可以肯定的是,段永平不会再出山出任一名活跃的高管,他选择让其他人来处理未来的挑战。“许多年前我就明确表示,我不会再回来。如果他们无法解决一些问题,那么我也不能,”段永平说。

稿源:综合自彭博社、腾讯科技、新浪科技、虎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