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推荐 社会 娱乐 科技 教育 体育 经济 更多»
快讯 段子 趣图 美图
我要推荐文章 登录
ttpm365.com

“作死”的士大夫们:中国古代整文人的六种套路

来源:篮网   2017-02-17 12:56:57         本文由网友 蓝色妖姬 提交并推荐转载       288 人阅读

不知道大英帝国的奥威尔看到这种事情会做何感想?老大哥在看着你,这种事情不用等到1984,我大周朝厉王早就拥有这项发明专利。

彼时,充当老大哥耳目的叫做卫巫,主要功能就是专治各种不服,制造恐怖,钳制国人口舌,其功效既是旷古绝今的道路以目。厉王的做法也流毒千古,造孽无数,作为一种治国经验,卫巫一职被历朝各代不断地继承。

三国时,曹操、孙权设校事,唐武后设告事,唐肃宗设察事,唐末高骈设察子,宋神宗时设逻者,秦桧设逻卒,明锦衣卫、东西厂则无不是卫巫的幻形。

然而,另一方面,在王的领导下鼓励言论自由也是中国王朝自尧舜就开始的传统,比如,尧有"进善之殅,有诽谤之木,有敢谏之鼓"。瞬有告善之生,禹立谏鼓于朝,汤有总街之庭,武王有灵台。这些制度和设置都是旨在鼓励大家给大王提意见的。

一边是卫巫之职,一边诽谤之木,此处辨证法博大精深、神妙无穷的哲学优势就发挥出来了。在这种满含辩证法思想光芒制度文化中,我们来看看,古时的文人士大夫们如何“作死”地闯文祸。

一、偏偏要靠才华吃饭

祥林嫂老是喜欢唠叨,我真傻,光知道狼会在冬天来,想不到春天也会来。中国古代的文人士大夫想必也会有相似的哀怨,我真傻,光知道爱好文学的皇帝会惜才,忘了皇帝还会妒才。文艺青年皇帝不好伺候啊,如果只看到李诗仙可以跟隆基皇帝谈笑风生,那就兔羊了。

南北朝刘宋王朝的第四任皇帝刘骏,孝武皇帝,喜欢舞文弄墨,看书很多,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自认为文采天下第一。彼时大才子鲍照正在朝廷当中书舍人,为了不让皇帝太难堪,鲍中书作文时经常都要特别地加一些鄙言累句,以败坏自己的名声,维护皇上文采天下第一的奇迹。在文青皇帝面前,堂堂"元嘉三大家"也不得不做了心机BOY。

遭罪的可不只鲍才子一个,当时的著名书法家王僧虔也躲不过,创作总是小心谨慎,时刻不忘最高领袖意志,写字时就经常弄一些蹩脚的字出来,因为刘骏皇帝觉得自己的书法也应该是天下第一。

藏拙的办法有很多,比如清朝高宗乾隆时的文臣们。人也不是故意写两句掉粉诗,或者整几个蹩脚字,而是在上奏时故意写错几个字,好让皇帝老师改正。想想那种情景,大领导伸出一根食指,悠悠地晃着,眼睛也不看人,脸上不动神色,只是嘴里说着,小海啊,你看你,这个字有四种写法你都写错了,要努力提高姿势水平啊。

中国古代知识分子才学太高,想找死那不要太容易。东吴最后一个皇帝孙皓,变态暴虐,用今天的话来说,还是"城会玩"。孙皓喜欢喝酒,经常在酒宴上跟大臣们玩一些游戏,类似于今天的真心话大冒险,拿大臣们的隐私开玩笑。轮到大臣韦昭提问了,他却不太好意思,不问那些猥琐下流的问题,而是一本正经地"卖弄"才学,提出经学义理问题。此情此景,全场尴尬癌。孙皓觉得太扫兴了,一声令下,直接关大牢,看你还怎么之乎者也。

二、活得太逍遥

知识分子活得太逍遥也是不对的,从这个意义看,道家主张清静无为也还是需要勇气的。《韩非子》里记载这么一段关于姜太公的故事。

说武王伐纣,以周代商,重新启动天命授权机制,分封功臣,太公封齐。齐有两名贤人居士,放出狂言:"吾不臣天子,不友诸侯。耕作而食,掘井而饮之,吾不求于人也。无上之名,无君之禄,不事仕而事力。"赤裸裸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岂能容你,太公执杀之。

邻国的周公看不懂了,急忙派人问,好好的知识分子,咋弄得杀了呢。太公理直气壮地解释到,有才而不忠,留着有什么用。

这是记在《韩非子》里故事,似乎与太公宽厚仁义的以往作风不太契合,史家认为这是法家人别有用心的托古之作。

如果太公诛二贤的故事还可能存在造假的成分,几百年后,嵇康的案子就假不了了。嵇康何许人也,竹林七贤,高才名士,不屑当官,打铁为生。当时,司马懿父子反曹家,七贤中其他六贤都不同程度地屈从新霸主,出来当官了,但嵇康就是不干,也可能因为他跟曹家有亲戚关系。司马昭宠臣钟会当年看竹林七贤稀奇的时候曾受过嵇康奚落,一直怀恨在心,结果向上面参了一本,说这嵇康就是条卧龙,留着迟早有后患。嵇康就这样被处死了,当时洛阳三千太学生闹学潮也没能保住嵇导师的命。

另一个最不想让读书人过逍遥日子的皇帝大概是太祖元璋了。太祖虽然出身不好,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头脑精灵,晓得马上打天下不能马上坐天下的道理,于是继位以前就颇重儒文,招揽文士,但似乎效果不太好。等到登上帝位,坐定江山时,许多人更是不愿出来当官了,也因"耻事二姓"道德洁癖,也因不太看好这位盗贼起家的暴发户皇帝。对此,朱太祖不会客气,临海县文士陶凯装清高,不见使者,太祖放出话来,他若不来,把他九族亲党的脑袋全割来;苏州文人姚润、王谟找借口拒绝征召,直接斩首示众。够狠吧,还不够,为了对付这些自作清高的"不召之臣",太祖还在《大诰》里做了特殊照顾:"寰中士大夫不为君用"、"诛其身而没其家",用法制的形式做了规范化处理,做到滥杀文人有法可依。

钟会的话倒是说得明白,这个理由也可以用来解释太公杀二贤。知识分子想过逍遥日子,就别太显摆你的才华,埋头种地,闷声发大财才是稳当的活法。生得一副好筋骨,却偏要靠才华吃饭,作。

三、思想不正确

这方面首当其冲的栗子当然要数秦始皇坑儒了,历史上,对知识分子采取大规模肉体消灭办法,这一事件应该至少可以排第二。

当年始皇为了长生不老,保江山永固,派人四处求仙问药,又在宫里架炉炼丹,最终也没得一个结果。不仅如此,奉命找药的那些儒生术士又欺骗他的感情,卷着找药的经费逃跑了。本来就很讨厌你们儒生了,你们还在一旁妄议朝政,乱读禁书,什么《诗》啊、《书》啊,我早就明令禁止的,你们要以吏为师,说什么周礼仁道嘛,以古非今,懂又不懂国情,整天在哪里瞎嚷嚷,看你们就烦。都给我埋了,活埋。据记载,这一次460余名传播错误思想的反动文人被坑杀于咸阳。

在中国古代因传播错误思潮而遭祸的知识分子实在不少,这里再举一个比较特别的。南朝时流行信佛,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无不趋附,寺庙浮图更是一个比一个高大宏伟。可以说,当时佛教思想已经成为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

这时有人不满意了,范缜,他做《神灭论》,说你们信的都是假的,哪儿有什么神佛这些。一开始官方并没有对他怎么样,像秦始皇那样进行肉体消灭,竞陵王萧子良组织了一批御用的僧人与与这位座上客范缜进行辩论,严厉批判范的错误思潮,希望他可以接思想改造。同时对他进行利诱,说,范缜啊,你这么有才华,要是能放弃哪些错误思想,朝廷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你做到中书令都没问题。

后来范缜还是进入朝廷当了官,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范缜依然在那里说神灭神灭。梁武帝萧衍又故技重施,再组织一批御用文人对《无神论》进行猛烈批判,共计有64人写了75篇文章,但范缜还是不肯屈服。据后来的经历看来,朝廷也没把他怎么样,还给他官当着。由此可见,魏晋时期国家的言论管控确实宽松,同时也说明,对付错误思潮,文的办法不太行,还是要动武,说那么多,"卡擦"一下不就完了么。

四、历史不正确

捋虎须、逆龙鳞,就是帝王们的各种敏感词,也是文人们在写诗作文时经常会踩到的地雷。这里先按下不表,先说另一种文祸,也是写东西,虽然没写错别字,也没碰敏感词,但是事情写错了。这叫做史祸。

北魏崔浩,名门之后,才智超群,太武帝时当司徒。崔浩领命要编一部史书,总结先烈丰功伟绩,对重大历史问题做出公正合理的评判。皇上的意思是"务从实录",学者崔浩喜出望外,谨遵圣谕,发挥好史家的优良传统,秉笔直书。多年以后,崔浩才会明白过来,要着重书写正面历史,突出历史主流,这种话人家堂堂皇帝怎么好亲自说出口呢。明明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客套话,崔司徒当真就是你的不对了。

崔司徒博学才高,史书很顺利地就完成了,内容也没出什么问题。又过了好几年,有著作令史看了崔前辈的著作,非常佩服,叹为观止,正常的心理是,好东西啊,要给大家分享,让更多的人知道,要大力宣传才是,上头版头条。头版头条就是刻石立碑,这是对文字著作的最高礼遇了。这事儿的折子递上去了,主持政务的皇太子也做出重要批示,准。

很快,史碑就在京城平城(今山西大同)附近的大路边立了起来,那大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驻足读碑史的人自然不会少了。本来是件喜庆的事儿,大力宣传我朝光荣历史,增加黎民百姓对我朝的敬仰和拜服之情,利于巩固执政根基,但没想到还是捅娄子了。

崔浩当初按照皇上的意思"务从实录",秉笔直书著史,把当朝建国以前的黑历史也写进去了,就是说先帝也曾被人侮辱过,活得苟且,这种事情从善意的角度去理解,可以说,那是先帝创业,筚路蓝缕,其艰苦奋斗的精神值得子孙后代们继承。但先帝后人却出了思想不端正者,认为这明明是在抹黑我朝,"暴扬国恶",扬我家丑,有辱我先帝英明神武的光辉形象。对于这种大搞历史虚无主义的行为,权贵集团决定给与残酷无情的打击。这里面当然少不了鲜卑族人排斥汉人的政治斗争因素,最终,因为这个著史立碑的事情,崔浩被诛杀,他的亲友、同僚被处死的达到128人。

五、拒绝粉饰太平

西汉平帝初立,王莽经过多年经营,已经独揽大权。平帝二年,国中传说有黄龙出没。在迷信谶纬之学的汉人看来,这是盛世如愿的祥瑞啊,太师孔光也乘机献谀说,这是王太傅公德所致,应该好好庆祝一番,准备告祀宗庙。但大司农孙宝却不识时务地表示异议,说以前周朝的周公、召公那么贤德,治国理政尚且有过失呢,而今我大汉风雨不调,百姓又贫困,祥瑞却在这时出现,恐怕有假。此言一出,满朝尴尬,孙宝自然是得不到好下场咯,直接免了官。

这算轻的了,再有人阻止王太傅的盛世如愿以偿,那就是不只免官那么轻松了。时间来到平帝五年,王太傅经过三年的紧抓实干,觉得盛世已经差不多,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应该抓一抓宣传。于是命令在朝官僚学士做"嘉瑞、歌谣",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广泛宣传建设成果,广平相班稚和琅琊太守公孙闳不愿搞这种形式主义,更有甚者,公孙太守不报喜反报忧,将当地的灾情凑报了上去。这不是给盛世抹黑么,如此没有大局意识,看不清主流,跟我王太傅的路线唱反调。结果,公孙弘下狱处死,班稚降官。

还有更神奇的。南宋风流太师贾似道,为了应付财政危机,滥发纸币"会子"、"交子",变向抢百姓的钱,又强卖公田,由官府对土地进行集中利用,高价出租,官吏富豪上下其手,从中得利,鱼肉百姓。又逢江浙地区连年饥荒,人祸天灾,民不聊生,朝官刘应龙于是作《劝籴歌》,揭露灾情。贾似道却嫌刘应龙破坏太平景象,抹黑大好局势,给了他一个贬出朝廷的处分。

更可笑的是前秦的第三任国主苻生,此人生性残暴,变态行径累累,如剥下死囚的脸皮再让其血淋淋地跳舞,稍不如意,杀人抛尸更是家常便饭。他这种作风,基本没人敢谏言,有一年长安城中遭遇风暴,大规模地屋毁人亡,左禄大夫强平于是冒死强谏,说风暴的发生是因为政事失和,劝苻生要爱护臣民以消弭灾害。苻生不仅不听,还将强平开颅而死。最可笑的是这最后一点,他不仅不思悔改,还发布了一个"罪民诏"说,"我继位以来有什么过错,你们到处说我坏话。我杀人的人还不够。我就是要用严刑峻法。"在他看来,哪是我君王太残暴,是你们这一朝百姓确实不行啊。

六、捋虎须、触逆鳞

最后是古代帝王整文人的究极大招,所谓文字狱,捋虎须,触逆鳞,碰到皇帝的敏感词。

逆鳞的说法可以在《韩非子·说难》里见到,说古时有龙,性情温和,可供人骑乘,但其喉下有鳞片倒生,摸不得。捋虎须的说法来自孙权这里,说孙权长得方脸大口,一腮紫须,称"紫须将军",有一次他送悍将朱恒出征,为了表示宠信,破例让朱恒摸了他的胡子,朱恒谄谀地说,摸到虎须了,意思大致同今天男女朋友之间摸摸头的举止。以逆鳞杀人在汉朝时就很流行了,两汉二十余朝,数武帝、宣帝敏感词最多,其余各帝则偶见一二。

最好笑的逆鳞事件应该要数发生在太祖元璋身上的(再次黑我本家人)。太祖因为出身问题,满身自带敏感词,比如他当过盗贼,那么贼之类的字眼就不能提了,他又当过和尚,僧之类的词语就要自动屏蔽,不光是这些字不能直接出现,连音同的字眼也会有危险。更危险的是,太祖文化水平不高,很容易曲解原文意思,一些原本是正常的歌功颂德文章,也被会解读成是在骂他、笑他。

明朝有定制,凡遇重大节日,各级官府要上表笺祝贺。这个东西惹的麻烦可多了,据谢苍霖《三千年文祸》例举出来的就有14件,比如当时的祥符县教谕贾翥为本县做的《正旦贺表》,内有"取法象魏"的句子。结果,取法被解读成"去发",就是和尚剃发,提了当和尚的事情,"象魏"又被解读成像曹操那个魏,而曹魏是被传统鄙视的,这样的解读不要太任性,然后,作者被诛。"垂子孙而作则",则字被解读成贼,诛;"睿兴生知"里的生被读成僧(太祖你不是四川人吧,平舌翘舌不分),诛;"圣德作则"的圣读成僧(还来),诛;"遥瞻帝扉"的帝扉读成帝非(这又是拼音没学好),诛。"式君主以班爵禄"里的式君读成弑君,诛。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太祖还不喜欢四六句的骈体文,结果在文格式上也有不少人闯了祸。最后大家实在受不了了,发牢骚说,明明是写贺表,结果整得像给自己写墓志铭样的,于是冒死上奏说,您老要不以后弄一个统一的格式出来,我们照着填就是,就不怕出差错了。这时太祖杀人大概也差不多了,就听从大家的意思,搞了一个《庆贺谢恩表笺成式》,金秋十月,丹桂飘香…

分分钟教你学做人,元璋皇帝用他的亲身经历给后人证明了,什么才叫做没文化真可怕。有清一代文字狱累累恶迹更是众人皆知,就不赘述了。

最后,还是唐人章碣吟秦始皇焚书坑儒的一首诗结尾,《题焚书坑》: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其实,古往今来的读书人绝大部分都是理性平和、向往稳定、拥护体制的,有高度的政治觉悟和大局意识,矜矜业业地为帝国补船修漏。刘项之事真不是读书人说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