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推荐 社会 娱乐 科技 教育 体育 经济 更多»
快讯 段子 趣图 美图
我要推荐文章 登录
ttpm365.com

仰融?又见仰融!又见财关,又见赌局,又现奇迹?

来源:雪球   2016-12-21 08:16:10   作者:啊咪老师       本文由网友 呵呵123 提交并推荐转载       214 人阅读


又见财关,又见仰融,又见赌局,又现奇迹?

近日,又一则财经公关合作协议引起了关注,再八卦,发现这次很不一样...


一、别问我是谁

回想几个月前,一个无惧各种股灾,业绩与股价起飞,稳步上涨的超级大牛股,枫叶教育(1317.HK),还真的随着秋季的到来如枫叶般陨落,转折点就在于与财经公关的合作到了革命成功,兑现革命果实的时候出现这个传统大戏中常有的分赃不匀,兄弟反目的剧情,然而这出戏精彩的是在于,这种事情常有,常常都是台面下哥俩好悄悄的解决,但是这波居然公开的吵起来,大有拉开架势,放开干的节奏...


这波嘴仗打起来,有且只有两个结果:


1、香港是法制社会,咱好好打官司,官司结果出来之前短期内肯定要调整,结果出来之后如果还是不愉快,那长期来说有个超级隐患,问题在于,香港是双边市场,除非从此摆烂做老千,如果想继续往上做,那将来在某个时间点,市场上突然出现一份做空报告一点都不奇怪,试问还有谁能比曾经穿同一条裤子的兄弟更了解你?而在港股,泼脏水指责你有问题,比你自证清白,容易太多了...


2、对于财经公关公司来讲,不管结果如何,这波不亏,因为这波的广告效应是在是太强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已经向市场传递出了其市值管理能力的案例,当吃瓜群众接受这个设定后,那吃瓜群众会帮助你加强这个设定,一如当年伟哥之于重组,徐翔之于炒作,恒大之于举牌,大众的认知会强化该认知,这波广告打出去,不亏,将来业务完全不用愁...


一如当年罗永浩与王自如的嘴炮,即使罗永浩从头到尾吊打王自如,但是最后的赢家还是王自如...


其实发购股权配合市值管理是常有的事情,除了购股权还有CB好么,港股制度上的灵活在脑子活的人手里可以玩出花来,以前大家都悄悄的隐藏起来,就在发购股权的时候提一下:咱给的是独立第三方,然后在当年咱规定的合资格人士范围内,很多时候建议留个心眼,查查公司发购股权合资格人士的范围,如果是可以向外部人士发购股权的公司,要多小心...但是像这样,直接披露合作,连行权条件都这么直接的放出来,真的是活久见...耿直...


2016年11月29日,又有一家上市公司:正道集团(1188.HK)披露了一个投资者关系及顾问服务的购股权协议,拟批出2亿股,3年期,0.24元/股行权价的购股权作为顾问费,其中行权条件部分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然后表现是这样的...


那自然没办法按捺住八卦之魂,去看看正道集团(1188.HK)究竟是哪路大神,结果翻查公告后发现了一个更为重磅的人物...


居然八卦着八卦着偶遇上古大神,厉害了我的哥...


二、昔日光辉

年报中,在管理层介绍部分,对于公司董事长的介绍是这样的:


仰融博士,现年58岁,于1998年11月获委任为本公司之董事,并为本集团之主席、董事会提名委员会主席及薪酬委员会成员。仰博士亦为本公司之主要股东。仰博士获颁中国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博士学位。仰博士曾获推选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南京大学中美文化交流中心理事。仰博士在1992年至2002年间出任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之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兼总裁,并为沈阳金杯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之主席兼总裁。仰博士乃一位著名、极为成功的汽车实业家,在汽车业拥有逾18年经验,亦为中国的国际金融家先锋。


一个没有故事背景的吃瓜群众,看完这段介绍后,可能也就默默的过去额,但是如果稍微了解一些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历史的人,就知道这段稍显平淡的介绍背后是一段浓墨重彩的历史。


这个年近花甲的男人的身上一直有太多的争议与谜团:昔日的亿万富翁,2001年凭70亿身家排行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三位;华晨汽车的创始人,为中国运作第一只在纽交所上市的股票,凭借资本运作,打造出一个总资产高达300亿元人民币、被称为“华晨迷宫”的华晨系;“戴罪者”,2002年被辽宁省公安部门批捕,同年出走美国……


1990年,仰融邂逅沈阳金杯的董事长赵希友,以每股1元的价格,买下沈阳金杯卖了几年还没有卖掉的4600万股。1992年7月23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金杯汽车(600609.SH),成了当时沪市上市企业中最大的异地股。华晨在沈阳金杯的4600万股也随之套现,这笔原始股赚到了“第一桶金”。


1992年5月,在仰融多方奔走之下,中国人民银行教育司、中国金融学院、海南华银和华晨集团等四家单位,发起成立非营利性机构——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基金会注册资金210万元,其中10万元为人行教育司拨款,200万元来自华晨。华晨集团为实际出资人,仰融则为实际控制人。这既埋下了后来一切一切的祸根,但也是那个时代划时代的构想,直接促成了后来创造历史的中概股第一股。


鉴于当时中国没有公司法,在中国注册的公司在国际上无法获得保护,同年6月,仰融以在金客中持有的股权在百慕大群岛注册了一家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Brilliance China Automotive Holdings Limited)简称CBA。华晨100%持股。其后,华晨以换股的方式获得了金客51%的股权。


1992年10月9日,华晨汽车(NYSE.CBA)登录美国纽约交易所成为第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概念股,发行500万股,IPO价格16美元,筹集资金8000万美元,51%控股沈阳金杯客车。搜索这个当时在刘鸿儒(中国第一任证监会主席)看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被仰融操盘成功了,创造了中国国有企业海外融资第一的案例。


1999年10月,华晨汽车正式登陆港交所,股票名称:华晨中国(1114.HK)。


在资本运作领域,1992年至2002年,仰融成功打造出一个以华晨汽车为主,包括至少4家纽约、香港、上海上市公司及大量非上市公司、资产一度达到300亿人民币被人称之为“华晨迷宫”的华晨系。他在玩资本运作的时候,简直有种降维打击的感觉...


90年代中期,中国汽车龙头老大一汽生产的“小解放”风头正劲,一年赢利2.6亿元。1996年,羽翼未丰的华晨开发出金杯海狮的新车型,准备和“小解放”在市场上一决高下。结果“小解放”当年从赢利到亏损,两年后,从市场上消失。而金杯海狮产量逐年攀升到6.5万辆,占了轻型面包车市场的大半壁江山。当年还到了和共和国长子谈笑风生的地步,结果一转眼,华晨以沦落到卖身,共和国长子沦落到公然违背承诺...


此后经过此番布局,华晨旗下已有金杯客车、中华轿车、宝马项目、金杯通用、三江雷诺“五朵金花”,旗下业务则涵盖整车制造、发动机生产、零部件供销以及汽车分销等领域,被同行惊呼为“第四汽”。


2001年3月沈阳政界那一场大地震是终结这一切的转折点就:沈阳市长慕绥新和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因贪腐而被捕,一同涉案的官员高达122人,震惊全国。此时,辽宁的省长是那位日后在政坛掀起惊涛骇浪并最终落马的著名大员。一朝天子一朝臣,在华晨迅猛的发展后,必然走到了全国布局,去东北化的阶段,这与地方上的利益产生了巨大的矛盾,激化矛盾的就是华晨的发动机自主开发计划,准备收购转化做发动机起家的英国罗孚汽车,二战时曾为军方生产过喷气式发动机,当时却陷入了财务困境,正在全球寻找买家。汽车发动机这种战略级的核心项目,仰融执意将其选址浙江宁波,而不是辽宁沈阳,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形同多年养了一个白眼狼,这彻底让双方的矛盾激化到了顶点,而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把尚方宝剑在蠢蠢欲动。


2002年3月11日,财政部下发了(2002)第五号函,认定华晨所有资产归国家所有,并直接拨给辽宁省政府。基本依据是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属国有(由于海外上市条件制约,华晨汽车上市文件所披露的最终控股股东名单是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该基金会当时由仰融掌握。此后,该基金会被认定为完全国有),这也成为仰融与华晨的产权纠纷之重要因素。


此后,他陆续经历了资产清查、职务解除、出走美国……直至被中国辽宁省政府刑事批捕。他越洋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辽宁省政府和中国金融教育基金会资产侵权,成为新中国历史上中国地方政府首次在国外被起诉的案例。


昔日谈笑风声的一汽大哥已经失信陨落,昔日剑拔弩张的当朝大员亦已伏法,昔日麾下公司江河日下沦落卖身,即使种种不忿,仰融也只能留下一句:无论对错,父母打了孩子,都不该拗着让大人给孩子道歉...无限唏嘘,俱往矣,在这场创了无数记录的奇迹废墟中,还残留着一个星星之火:正道集团(1188.HK),它是仰融出走美国后,唯一保全的上市公司资源,也就是这一次财经公关协议签约方,也是“旧事”告一段落后,新征程的根基与起点。


三、再现奇迹?

那是一个巨变的时代,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也是一个诞生伟大人物的时代,有很多顺利的扛下来了,都是业界中的风云人物,有些被整下去了,也是监狱风云人物,很多事情很难下一个确切的定论,要在时代背景下再平衡,但是在当时走到了时代巅峰的人物,多是大勇大智之人,心中均有一股劲,当还完旧债,重出江湖时,都想再证明自己,一如褚时健种起了毫不相关的橙子,仰融再出发却还是回到了熟悉的汽车业,只是这一次,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当年改革开放初期,汽车行业是从0到1的阶段,仰融超前的管理能力加上犹如穿越的金融运作水平,对着那个时代的猪对手,简直是跨版本的碾压...而现在传统动力汽车已经是高度成熟的产业,冷启动需要的是天量资金,各个山头都有人,想在老赛道上重现昔日荣光几无可能,但时代却给予了他又一次机会,新能源汽车恰好还在从0到1的中后阶段,但是这次的对手已不是当年的猪对手,而是比亚迪,特斯拉等新兴的大神...


2010年复出后,把唯一的港股上市公司远东金源公司(1188.HK)更名为正道集团,意指走环保节能之路,才是正道,亦暗合了毛主席诗词“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重出江湖后,提出了一个超级宏伟的发展计划,此处就不必再复述,与之对应的就是配套的融资方案,将投资移民(EB-5)项目与正道汽车位于阿拉巴马州的汽车工厂相结合,这一设想被形象地称为“美元换绿卡”,依托的是美国移民法中,特别针对能创造就业机会的投资移民所设定的法案,简称EB-5(Employment Based Fifth Preference)法案。EB-5只需在美国100余家投资移民地区中心投资100万美元,创造10个投资机会,即可获得两年期的EB-5美国绿卡,两年后,投资依然有效并保持就业岗位存在,可获得正式美国绿卡。为吸引投资,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100万美元的投资门坎,也可调低至50万美元。正道集团通过持有阿拉巴马州EB-5投资移民中心(ACFI)的80%权益(截至2011年底),获得了批准投资移民落户该中心的权力。假设能按计划完成5000名投资移民移民换股,他们的换股额度将超过30亿美元,这将是一笔巨大的情动资金,然而这种明显的政策bug的机会,必然不可持续,到后两年的财报已经很少出现...


与之对应的是新能源汽车巨大的资金消耗已经裹足不前的项目推进进度,自2009年起,公司的融资比较保守,主要通过股权融资,贷款或者公司债倒用的不多,陆续经过多轮的配股融资,累计融资现金29.13亿,仰融的持股比例也从开始的46%持续下降到最新的13%左右。


与此同时,也在大比例多批次的向董事、雇员、合资格人士派发着购股权,2016年中报显示,已授出的购股权占已发行全部股份的9%左右,但是购股权持股名单中,居然未有仰融...


其实这样的架构中可以大致的看出,仰融是真的想把事情搞起来,牌面上不断融资的稀释自己的控制力,但另一边却没有大比例的对自己发购股权来对冲,但现在还是在新公司艰难的时刻,拉开现金流量表一看,惨不忍睹...唯一厉害的还是其融资能力。


目前正道集团的发展脉络也大概梳理出来了,公司自研主攻新能源公交车,目前制造环节外包,尚在轻资产运营,2016年1月,与主要代工厂丹东汽车合作研发的12米轻量化纯电动公交已经通过机动车国家质量监督中心的认证,并获得国家质量认证中心的认证证书,同时公司也透露出将来会投资控制生产商。


电池技术路线是XALT Energy MI,LLC提供的新一代大功率快速充电钛酸锂(钛酸锂)电池,同时储备项目是美国在研的石墨烯电池,相关专利已经在美国提交。新电动公交的推广主要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快速的进行试产渗透,大幅减低公交运营商启动成本,同时承诺提供电池组10年保修。


从公司的战略来看,基本已经初步搭建了弯道超车的业务架构,自研的新能源大巴已经通过代工的方式进行冷启动,在客户推广上主推融资租赁降低推广压力,但是另一方面的问题则是,代工模式下的低毛利以及融资租赁模式对公司资本金的要求,将再一次考验公司的融资能力。


2016年中,公司的一次并购仿佛又看到了当年英国罗孚汽车发动机项目的影子,2016年6月28日,公司计划认购美国上市公司UQM发行的0.66亿股新股,每股0.72美金/股,合计0.47亿美金(3.7亿港币),认购规模相当于该公司现有股本的54%。


UQM成立于1967年及其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朗蒙特市。其自1993年5月21日以来一直于纽交所市场(NYSE:UQM)或其前身交易所(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其主要业务是为商用卡车、巴士、汽车、船舶、军工业市场开发、制造及销售功率密度、高效率电动马达、发电机、电力电子控制器及燃料电池压缩机。UQM主要专注于综合其先进的技术作为电力、混合动力、插入式混合动力及燃料电池电动汽车之电气驱动系统,为电动车辆供应核心设备。


UQM Properties,Inc.(一间科罗拉多州公司)为UQM之一间房地产控股公司并于美国科罗拉多州朗蒙特拥有房地产,该公司由UQM营运。


优科美电驱动科技有限公司(一间于2016年10月于香港注册成立之有限公司)乃由UQM成立作为其于亚洲(包括中国)为UQM集团开展商业活动的机构。


公司多年以来持续亏损,财报就不拉了,仅看图已经能反映这个长期趋势,股价持续萎靡,最新的股价已经跌倒0.48元/股,市值2000万美金左右...


和当年英国罗孚汽车发动机项目项目一样,也是计划投资一个多年亏损,但是有技术积累的电动车发动机技术公司,这一次,都是国外项目的运作,再没有当朝大员的干预,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不一样?


结语:

对于财经公关公司而言,这次的业务定的是小目标,没有上次这么凶残,但是相对的剧本的完整度并没有上次的好,在上一把纠纷没结束之前,这一波是好的秀肌肉的机会,同时因为公司也需要融资,批股推高市值也不是难事。


对于正道集团而言,仰融重出江湖的命脉所在,刚好时代又给了一个从0到1的产业机会,只是这次面对的不是国企的猪对手,而是比亚迪、特斯拉这种新贵族,而比亚迪动辄融资150亿...公司也错过了新能源汽车那波大发展的机会,国内的市场很多时候也需要强大的政府关系才拿得下,只是不知道这次能否很好的处理,从目前公司的布局来看,需要的融资也是星辰大海级的,在香港的平台,推高市值是有效的方式,只是香港这个市场不相信故事...


对于仰融而言,敬仰其大时代下的伟业与唏嘘,对汽车业的执念推动其重出江湖,现在让一切重来的发展也算顺利,但是这么多轮批股导致控股权大幅下滑到13%,不知道台面下有没有其他手段在控制着,假设将来做成了,利益面前,很难说会不会再有人染指,很可能上次是外敌,这次是内乱...


对于财关,对于正道,对于仰融,这都是一场豪赌。


Alea iacta est.